笑场众生皆苦李诞八个字

李诞

  内蒙古古草

  183大个诗人

  内蒙第一孝子

  讨厌成为段子手的段子手

  不爱美发的美发爱好者

  小眼睛公爵

  池子心中永远的森女

李诞和池子

(蛋蛋)

  大多数人提到李诞,是把他和脱口秀三个字连在一起的。那时候《今晚80脱口秀》在王自健嘴里,叫他蛋蛋,经常被建国打,被王自健模仿。

  后来他从《今晚80脱口秀》走到台前的时候,让人吃惊,原来真的有这么一个人。

  再后来《今晚80脱口秀》停播了,李诞就成立了“笑果文化”,借着国内网综大潮做了《吐槽大会》

  节目一炮而红,李诞也红了。粉色的头发,黑色的,让观众瞬间记住了这个小眼睛的男人。

(综艺梦)

  李诞小时候生长在厂矿,父亲是国企中级小领导,父母是他的第一个老师。小时候最喜欢看综艺,喜欢沈玉琳,吴宗宪,用卫星大锅子接受信号看蔡康永的《康熙来了》。

  初中的时候成绩好,每回考第一。后来觉得学习也就那回事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没劲。高中的时候不好好学习,复读一年,上了广州的大学。

(忧郁的诗人)

  大学专业选了社会学。讨厌同龄年轻人,上大学的时候爱喝酒,从一个寝室除了他5个人喝一瓶的量到大学毕业后能喝个三四箱,他戏称为是在广州最大的成就。

  大学时期也写东西,享受忧伤,享受“众人皆醉,唯我独醒”的独特感受,异常阴郁,日常觉得什么都没劲,爱好佛学,那时候因为学不会自制,想不明白的事跟自己拼命较劲。后来为八零后脱口秀写段子,再后来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。

(暂露头角)

  吐槽大会还是让人惊喜的,有新意的节目策划,有亮点的制造笑点的方式。李诞的出现更是让人惊喜,这样一个天才段子手,怎么这时候才出现。他的吐槽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舒服,水到渠成,拈手就来,用小技巧把吐槽弄的搞笑又不让人难堪,是一个深刻的段子手,虽然他不喜欢别人叫他段子手,那就称他为一个矛盾体,自带神秘BGM。

(我们不一样)

  今年一月份,李诞受邀接受了《十三邀》的采访。很多人调侃李诞失去砸场子的。要知道以前和许知远一起谈话的人都是王小川、马东这类的高知分子。而李诞,一个“脱口秀演员”似乎连边都沾不上。

  非常推荐大家去看李诞这期的《十三邀》

  完整版将近四个小时

  也可以当做吃饭的BGM来看

  也许你会对许知远、对李诞有一个不一样的看法

(思想碰撞)

不难看出来许知远和李诞的三观完全相反

  许知远坚持个人独立

  李诞说人都是为他人而活的社会动物

  许知远说自己为壮丽的、崇高的事物沉醉

  李诞说我最讨厌那类人!

  我看到他们我就想把它们拽下来

  向他们扔鸡蛋

  许知远说忧伤也是快乐

  李诞说别享受苦涩了,没什么必要!

  作为坚定的理想主义者,许知远始终信任某些文化传统。他享受人间的各种欢愉,也常常思考。但是他自己很难明白:李诞身上那种深深的绝望感是从哪里来的。

(多面体)

  因为吐槽大会,李诞走入公众视野

  在大家的记忆中他总是嬉皮笑脸

  但是喜欢读王小波、米兰·昆德拉

  大学时候也喜欢摇滚、写诗

  喜欢和自己较劲

  但是后来改变了,认可了世界的轨迹

现在李诞的置顶微博是“开心点,人间不值得”。

  在舞台上大笑,却在深夜里喝醉。

  29岁,底色比马东更“悲凉”。

  他说如果可以要住在内蒙的一间小屋子里

  酗酒到40岁然后死掉

  他的想法告诉他可以

  但是他的责任告诉他这样不可以

  他说自己已经放弃做一个“弱智”文艺青年。

  定位:艺人,目标:谐星。

  他不信“崇高”,讨厌“壮丽”

  以天赋和熟练的技巧自如地解构所有“英雄主义”。

  他告诫年轻人

  不要享受忧伤。因为忧伤本身没有价值。

  许知远无法理解,曾经喜爱米兰·昆德拉

  库斯图里卡的人

  怎么就这样融入大众

  变成大众娱乐产业中的蛋总?

  李诞只是无所谓的说:

  我现在觉得我能让人笑就行了

  李诞也说

  大家生活已经够累了,凭什么看你苦大仇深

有一段对话说到了赛亚·柏林

  李诞引用他的一句话来表达自己

  “我快乐是因为我活在浅薄里”

  但是李诞又很快恢复了笑容“我真是好久没和知识分子聊天了”。

  李诞就是这样得体的表露深刻,也适当的消解深刻,这可一点也不浅薄。

后面许知远问李诞最想去哪个时代,李诞说没有,哪个时代都一样,一切都没有意义。但是最后李诞还是给出了答案

  写作是他最想去的时代,他想活在写作的世界里。

  这个致力于娱乐他人的脱口秀演员,最羡慕的却是为自己而写作的布考斯基。

在这场访谈内,两个人的状态也是绝佳,许知远也不像以前那么拧巴,是李诞在放开自己的时候顺带带动了许知远。

  也更让人感觉李诞的魅力。李诞当然也是非常聪明,同时让人感觉这种聪明和通透不会让人感到尖锐和势力,也一直在追求着对话里的平衡,就像他的吐槽好笑但是不会让人难堪,还是有善意和温暖。

  正如他认可蔡康永的方式,刨去了聪明人对于普通人的征服欲和怜悯,带有朴素和狡黠的善意,即使是这个“没什么意思的”世界,也愿意给我们带来一点欢乐。

如果有空,不妨去看看李诞的“滞销书”《笑场》,篇幅都不会太长但是很有意思,让我印象深刻是其中这一段

  “三年前写的话:‘你知道吗?我年轻的时候想做许多事情,我想恋爱、吸毒、周游世界,就是人们年轻的时候都想做的那些事。你知道最令人烦恼的部分是什么吗?就是我现在正是年轻的时候,可实际上我什么都不想做。我只是觉得要对年轻有个交代才说了那些蠢话。我在等着年轻过去。’

  总算要过去了,挺好。”

  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们想去做,而是不得不去做。长大了总是要学会去妥协,才能好好的生存。既然都要妥协,那就不要和自己过不去,和世界握手言和吧,过得开心点。

不开心的时候可以去红豆电台听听李诞录的广播片段,随便拎一段出来都可以逗乐你。有一次,一个感情受挫的女孩打电话给李诞诉苦,李诞却说:“嗨,感情这东西,散了就散了。” 特别潇洒。

  人生糟心事太多,我们时间太短,开心点,朋友们,人间不值得。